上一個没有了  下一個笔墨等于零-居振容
      1980年全国第二届青年美展,正值画坛全面复苏之时,创作才情踊跃。与罗中立的油画巨制《父亲》相并列,另一件大奖作品—木刻组画《秋瑾》也得到了美术界的关注和热烈评论。《秋瑾》的作者,当时还是浙江美术学院版画系研究生的王公懿,以她的这套主题瞩目,情感充沛和手法概括洗练的毕业创作,获得了艺术生涯中的初度声誉。
 
      1986年后王公懿经常出国参展、学习、进修。2000年开始留居美国。这十余年间,无论是艺术风格还是创作手法,乃至个人的生存状态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。由最初的面对社会的悲愤疾呼而返回内心的自省,不再拘束於单一的画种,将艺术变成为自身修炼的“日课”,这一过程王公懿足足用了25年。而这么多年累计付出而得到的回馈,已不单止於大小展事奖项荣耀的获得,而落实到实实在在的亲情、友情和生命中的点滴感动中。这样一种历经洗涤而愈显沉实丰足的美感体验,不露痕迹地融进到日后她的一批批版画创作中。如同信手写下的日记一般,创作成为了一件随心流动,自然而然的事情。
 
      王公懿已经决定将她这25年来的版画创作跋涉,作一个适时的回顾总结。穿越木版、石版、铜版等多种技法表现形式,将西方簇新鲜活的艺术理念和观念技巧,与中国传统的道义风尚、书画精神相结合,回归到人和人生的切实感受和自我体悟上,一批批兼具严肃性内在品质与旨趣探索的作品水到而渠成。它们既是王公懿大半生个人才情经历的凝聚展示,也可归属於当代海外华人艺术家整体创作风貌的又一具体例证。
 
广东美术馆2006年12月
《前言-广东美术馆》
——王公懿
评论地点:广东美术馆

联系方式:Wanggongyi@163.com 16190526@qq.com